一只吃韩文清的香蕉

嘿。
我回来了。
可能全职会写的少了。
玩剑三,同好可以戳我kl。
爱你们。

分享一下女儿,做门派跟宠时候的。

【王见王】C2

孙杨x宁泽涛2333333
我估计很快会更新《爱你如我们》,不要急23333虽然宝宝的文品一贯不太可以保证23333

issing:

宁泽涛是2013年进入国家队的。
  
九月一场全运会,少年像是开启了尘封的力量一般,势不可挡地冲击着金牌,也刷新了亚洲纪录。短程自由泳的泳池里,少年成了真正的中国飞鱼。后来宁泽涛再想起这一场战役,内心依旧是难以抑制的激昂澎湃,以及登上亚洲之巅无上的自豪感。
  
十二月,宁泽涛把刚刚染了色的小卷毛拉直,又染回了黑色,以最朴素自然的姿态跟着叶瑾教练来到北京,开始了国家队生涯的第一场冬训。
  
北京的冬天,低温干燥。喧嚣的都市生活不同于海军队的严肃和秩序井然,更多充斥着的是帝都的风土人情,以及这座大城市近乎辉煌的灯红酒绿。突如其来的一切都在给予宁泽涛猛烈的冲击,一直到拖着行李走进天坛公寓的那一刻,少年依旧觉得,一切仿佛置身梦境那般不真实。
  
一直到训练开始,周身被熟悉的池水包围,少年才真正相信,这个延续多年的梦,已经成为现实——从今以后,自己的名字前,终于可以冠上“国家队”的殊荣。
  
不同于场外的寒冷,游泳馆里始终保持着适宜的温度。宁泽涛泡在池子里,持续着出发和转身的训练,或许是内心的喜悦太过强烈,少年甚至觉得,连北京的水都比以往的温暖许多。想起不久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自己说的话:想在这里向着高水平发展,平常心态,从零做起。简单的一句话,表达的是宁泽涛全部的心境。除却进入国家队的喜悦,剩下的便是向着更高处攀登的决心和毅力。
  
泳池里有不少已经参加过伦敦奥运会和巴塞罗那世锦赛的运动员,孙杨就在其中。趁着片刻的休息,宁泽涛偷偷瞥向泳池那边和队友说笑的孙杨,恍若隔梦。此刻少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粉丝,带着崇拜和敬佩的心情偷偷观望遥不可及的偶像。2011年上海世锦赛上孙杨一举成名,此后更是在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三金一银的成绩,朝夕之间便成了中国游泳的巅峰人物。而那时的宁泽涛转攻短距离自由泳不久,只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将。想起当时自己因膝伤放弃混合泳时的不甘,宁泽涛释然一笑——如今想想,若当初没有转战自由泳,或许今天的自己根本无法进入国家队。而与孙杨同属自由泳战将这一点,更使得少年心中油然生起一股骄傲。
  
直到第一天的训练结束,教练宣布可以收拾东西回宿舍,宁泽涛依旧不敢上前“搭讪”近在咫尺的偶像。少年叹了一口气,暗嘲自己的胆小,随后便收拾东西同队友一起回了宿舍。
  
经过几日路途奔波和一天的训练,宁泽涛觉得自己几乎已经接近体能的极限,一到宿舍便软倒在床上,回绝了来叫自己一起吃饭的徐嘉余,只想好好睡一觉,以应对下一天的训练。
  
暖气刚刚打起来,房间里还有点冷,少年把自己裹进被子里,身体里紧绷的弦在音乐的舒缓下渐渐放松下来,只片刻宁泽涛就觉得整个人进入了放空状态。一下午没吃东西,肚子其实有些饿,然而手机已经交给教练了,没有办法联系队友,身体脱力根本不想动,宁泽涛想着干脆这样睡过去算了。前几天辗转奔波没有好好吃饭,只希望胃不要因为这一顿缺少的晚餐而抗议。
  
就在要入睡的时候,耳机却突然被扯下。宁泽涛憋着起床气眯开眼睛,不满地去看惊醒自己的罪魁祸首。
  
然而下一秒,少年就在惊讶中陷入了出神状态。
  
孙杨还在想着冒然摘下对方的耳机是不是不太礼貌,却见宁泽涛没有任何反应。看着呆愣住的少年,孙杨有些无奈。
  
“很累?”
  
“……啊?”
  
宁泽涛被他这一问拉回了思绪,才反应过来偶像就在自己面前,少年瞬间慌乱地有些不知所措。猛地坐起来,就觉得胃像是被扯了一把,疼得嘶了一声。斜着眼睛偷偷看了看孙杨,确信他没有看出自己的异样,宁泽涛才松了一口气。
  
“嘉余说你不去吃饭了,我才过来看看。”
  
孙杨打量着眼前似乎睡迷糊了的人——头发睡得有些乱,还有几根呆毛俏皮地竖了起来。半眯着的双眼在看清了自己之后瞬间清明起来,一幅小迷弟见了偶像的样子。孙杨不禁想,这个刚来的小朋友还真是可爱。然而想起他进入国家队的成绩,100自和50自两项新的亚洲记录,和现在迷糊的样子,倒当真是验证了那一句“人不可貌相”。
  
“我……前几天都在准备过来北京,就没好好睡,有点累了。”宁泽涛不知该怎么称呼他,有些支支吾吾地回答。
  
孙杨像是看出了他的羞涩和局促,笑着把耳机放回他手里。“叫我杨哥。”
  
“杨哥,我叫宁泽涛。”宁泽涛想着他一定了解过自己了,但自我介绍还是不能少,“杨哥可以叫我包子。”
  
“包子?”
  
“朋友都是这样叫我的。”
  
孙杨打量了他一会儿,算是明白了这外号的由来,还确实是张可爱的包子脸。
  
“今天游泳队迎新,你可不能缺席。收拾一下跟我走吧,等会儿在车上睡。”
  
“好。”
  
宁泽涛这会儿也意识到了自己确实该好好吃饭,否则明天怕是不能正常训练了,且孙杨亲自来叫,实在不能拒绝,也就拖着没什么力气的身子起了床跟他出去。
  
“你是海军游泳队的?”
  
“是,我父亲是军人。”
  
“来了这里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
  
“心态吧,进了国家队很高兴,感觉一切都从头开始了。”
  
孙杨知道他紧张,便主动找话题搭话,小孩只是有问就答,不多说话。两人并肩走在从宿舍到停车场的路上,一路和谐。
  
“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有事就找我帮忙不用客气。”孙杨揽过小孩的肩膀道,“不用在我面前感到拘束,我们都只是游泳队的运动员,我和你一样。”
  
宁泽涛心中一暖。感动于孙杨看出了他放低自己姿态的想法,还主动用“我和你一样”这样的话来拉进两人的距离,宁泽涛突然觉得,褪去了冠军光环的孙杨,在生活中只是个温顺随和的哥哥,也就突然有了与他自然相处的信心。
  
临近冬至,夜晚来的很快。路边亮起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长,印在路面上并肩前行。宁泽涛把半张脸埋进了厚厚的围巾里,眼镜上因为呼出的气而盖上了一片白,连一旁孙杨的脸也模糊了起来。宁泽涛微微抬头看着他,笑着应了一声“好”。
  
车就停在前面,站在车外的队员看着逐渐靠近的两人,跳着挥了挥手。
  
宁泽涛觉得,这气温骤降的冬天的夜里,笼罩周身的,却满满的只有温暖。
——TBC——
作者有话说:
深夜更文才是我的style~
解释一下,关于文中涉及到的时间以及相关比赛,都是查找了两人比赛经历之后真实的数据,如果有错误,欢迎指出。
这章小徐出来打了个酱油~相关队友以后都会有酱油~
以及,关于上交手机这一点,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知道。因为包子进国家队之前在海军游泳队一直是军事化管理方式,所以他一直到2014年才有了自己的电脑,手机每天晚上九点都会交给叶瑾教练。
然后是,刚刚开始玩lofter,原本只是圈地自萌,没想到昨天第一章阅读量就破千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看文愉快。

【all韩】爱你如我们

•all韩
•会议室
•OOC慎,可能还挺严重,太久没动笔了
•诶呦卧槽其实我还挺害羞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请食用

叶修,张新杰,王杰希,周泽楷,喻文州,孙翔,唐昊,肖时钦,楚云秀,苏沐橙,黄少天,唐柔,包荣兴,魏琛,莫凡,秦牧云,吴启,杜明,江波涛,啥的都还没完

只是随便列了列名字,就发现,妈的要是真的all韩,那韩队就要改名儿了,叫韩•杰克苏•汤姆苏•玛丽苏•各种苏•无底洞•黑洞•反正不见底洞•文清,我有点害怕,所以我还是少弄几个吧,反正姑娘们得留几个,玩玩儿道具也好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韩文清觉得这个世界都有点儿不太对劲。

比如他昨儿晚上洗完澡换下的内裤洗好晾外边儿等回来准不见;再比如队伍里那群不省心的老在抢杯子,还特么没完没了;再比如他老觉得有人在偷窥自己,还不止一个两个。

内裤不见可能是风太大不小心被吹跑了,抢杯子可能是杯子太少那群小兔崽子又太急,偷窥的感觉可能是他过度敏感。

可能是他妈啊!!

内裤被风吹跑了还特么能回来挂那儿还带着一股是男人都懂得的味道?那群小兔崽子喝水太急还特么每次都抢自己喝过的那个杯子?要偷窥是自己的错觉那特么那几个明目张胆看的几个意思?

韩文清觉得心很累,真的,很累狠累!

所以在他接到冯宪君冯主席发出的邀请——去S市开会,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起码能摆脱这群小兔崽子。

然后他拾掇拾掇就带着张新杰一块儿去了。眉间的褶子难得的平了一些。

后来每想起这一幕韩文清都打心底里抽抽,那时候的自己怎么就这么傻逼?

上了飞机的时候还在想:等到了S市看到叶修不管他怎么嘲笑自己也得找他想想招儿,再这么下去自己真得被逼疯,oh,那时的自己真是太傻太天真。

到了S市,叶修他们那一批都已经到了,整了一个战队,跟出来观光旅游似的,其他站队的队长基本上都来了,其他人零零散散都来了一些,估计存着玩儿的心思。

这风格我自己都不习惯啊…。嗯,慢慢来,找感觉。

这就是你偷懒的代价。

^_^

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是日二三事

突然想起挺多事儿。
很久之前的事儿了。
曾经,很喜欢很喜欢一个张佳乐,我现在对于张佳乐的偏爱与偏见可能全都来自于他。
那时候刚入圈啊,什么都不懂,偏偏还胆子大,乐乎也没玩多久,看到群宣,说是这群挺魔性,还邪乎,老韩都待不久,偏不信邪,那时候我还不是韩文清,还是个秦牧云,就这么单枪匹马地去了。
后来…后来发生了挺多事儿,我毕竟只是个秦牧云,后来因为一些事,自退群,对不起群里的各位吧,毕竟一直在崩。
张佳乐那时候已经是群主了,很生气,大概还有些怒其不争?我记不得具体的内容了,我以为他会不再理我,但,还好。
挺喜欢他了已经,但有cp,是个柳非,不管怎么样,柳非是我认识他的时候的皮。
他也有cp,孙哲平,双花,标配。后来,那个孙哲平还是选择了分开,我记得他很伤心,弃号退圈,我那天靠在墙上,突然一下就抑制不住地哭了。
狼狈不堪。
我情深如许,却奈何从来错付。
说,我会等你,说了等,就一定要等。
每天留言,发消息,却全如石沉大海。
小半年的时间,再多的耐心全都被磨成渣渣。
我说,乐乐再见。
就是双删。
边哭边发,边哭边删。大概也是酒精作祟。
现在想起来,其实有点后悔。
为什么不早点放下。
一个人的感情,应该给正确的人,永远不要去期望一个永远不会回应你的人。
人应该要留点最后的尊严。
你看,现在不是很好吗。
很好吧,大概。

二三事。

今天做了测试,关于考前焦虑。

测出来是重度焦虑。

大概是准的。

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有时候听着歌就只想哭,……莫名的难过。

现在也是。

数学作业还有很多。

妈的智障。

我真的真的,

很难过。

清歌与乐

1.
年轻的时候,我怕很多事。
怕手抖不敢抽烟,怕你走不敢依赖。
你告诉我: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我开始学着依赖你,耍小脾气,可是现在呢?在我已经依赖的时候说你要走?
我不是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啊。
韩文清,你到底有没有心?
2.
张佳乐,学会长大吧。
我没有办法再陪你闹下去了。
我也想过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只是,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曾幻想过要成为你一辈子的依靠,现在却要亲手把你交给别人,我不甘心!
可是,真的没办法了。
张佳乐,我们,该分开了。




应该会有张韩一点肉渣子。应该……看我肾不肾虚……还是韩受,憋拦着。乐韩,微张韩,双花还是乐平?


就写了这么点,怕忘记。啧,虚。

【二月月练—檀香骨】生如浮萍

新春三月,万物复苏。

幼嫩的新芽破土而出,南去的燕子日渐归来。

一切都似乎安宁闲适。

又确乎并非如此。

中原战乱,群雄逐鹿,何来的安宁,何来的闲适?

“阿萍,此去一切当心。终究是性命要紧。”

庭院内,一男一女于树下相对而立,男子面容只是俊挺硬朗,女子,却是颜色非常,堪称倾城之貌了。

“阿兄,我自是晓得的。阿爹阿娘那边,还要你帮我瞒着,若是我回不来,便道我与人私奔了吧,也总好过死讯,私奔总归还有些盼头。”被唤阿萍的女子缓缓闭上眼,这本就是她的选择,也无谓什么舍得否了。

看自家阿妹这般,男子面上也难免露了些不舍之色,规劝的话未及说出口,女子便转了身,决然而去。

直到许多年后,他也仍记得那一日,落英缤纷,阿妹就那样离开,带着举国上下的期望,带着举国上下的仇恨。

其实啊,这仇恨全不该由一个弱质女子来承担,但陷入话本子里描绘的情爱的阿妹不这么想,她想啊,为了自己心仪的男子,为了自己的国家,一人只身前往敌国,成为敌国王的女人,想想,便让人热血沸腾。

大约是,她终究还年轻。

再次从睡梦中醒来,阿萍睁着眼迷茫地环顾着屋子,还好,她已经逃出来了。

庆幸的同时,又隐隐的有些心痛。这已经是这月的第几次梦见那日了?若是当初自己没有去,如今又该是何番模样?

一切的一切,都没了答案。

又隐隐忆起自己离开皇宫的日子,天空湛蓝,微风轻抚,他站在城墙上,玄色的蟒袍着身,遥遥举杯,为自己践行,分明是他最爱的佳酿,却好似没了滋味。

算不得逃,他是同意阿萍走的,他从来都知道一切。

另一位用阿萍一样的女子死的时候,他握着阿萍的手,黑色的眸子望向虚无的远方,似叹息又似咬牙切齿:“阿萍,若有一日你叛了我,我定当让你生不如死。”

他从来都知道。

从阿萍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他眼中比惊艳更多的是兴味的时候,阿萍便知道,此行,不会有收获。

但她还是留下来了,只因为,那一眼,便是一生的沦陷。

那双漆黑色的眸子忘向自己的时候,阿萍,便再无可能释怀。

睁眼在漆黑的屋子里想了半天,身边人似是感受到了什么,将阿萍搂进自己的怀里,刚刚醒来的声音还带着些沙哑:“怎么,惊醒了?”

“只是又想起第一次在宫里见到你了。”阿萍笑了笑,还好,时光久远,而他们终究是在一起了。

景元历一十三年,帝退位,传位皇太弟。

野史又记:景元帝一生挚爱萍妃,一十一年萍妃暴毙,实为出宫;又二年景元帝退位,随萍妃一同归隐。

2016.2.29

被屏蔽就笑笑。